首页 资讯 社会 视频 公益 财经 交通 房产 图片

观察

旗下栏目: 观察 新车 交管 安全

山西垣曲:中条山有色公司征地后玩“变脸”

来源:人民交通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7-03
摘要:人民交通山西讯(秦福胜)辛辛苦苦经营了半辈子的企业,付出了一生的心血,谁成想最后却要面临几乎一无所有的局面,困扰两年多的问题怎么也令他想不通。当初为了支持国有企业发展,全村百分之九十的耕地都被国企占用了,现在地也没有了。而辛苦创办的企业也

人民交通山西讯(秦福胜)辛辛苦苦经营了半辈子的企业,付出了一生的心血,谁成想最后却要面临几乎一无所有的局面,困扰两年多的问题怎么也令他想不通。“当初为了支持国有企业发展,全村百分之九十的耕地都被国企占用了,现在地也没有了。而辛苦创办的企业也要被‘吞没’,真不知道这以后的生活该怎么过。”上官村民马员俊满脸忧愁,无奈地说。


 


这一切,都得从垣曲县中条山有色公司最近一次的征地说起。

有色公司要征地 义无反顾来支持

上官村位于山西垣曲县新城镇西部,属于城郊村,交通便捷,辖向阳、黑峪、官店、上官、官前、官后、枣元坡七个居民组,拥有耕地 413亩。

马员俊讲,上世纪70年代,中条山有色金属集团(简称有色公司)修建尾矿库坝区,征用了新城镇属地各村的耕地30亩,给村民每亩补偿30元。到1990年,随着有色公司规模不断扩大,坝区也急需再次征用土地,这次公司在新城镇征用了各村的近千亩耕地。转眼到了2003年,有色公司又一次进行了征地,这次公司征地,邀请了垣曲县政府、县国土局、新城镇政府、征用地各村村干部共同商议,共征用各村共计800余亩土地。有色公司按照国家相关赔偿标准规定,从上世纪70年代起至2003年,共计征用新城镇属地各村耕地达2000余亩。在前后三次征用耕地上都基本体现出村民的大局意识,都还比较顺利。

然而,矛盾的焦点问题就出现在2016年有色公司在第四次征地赔偿上。因这次征地涉及到马员俊及其合伙人投资的两个企业赔偿款金额问题。

无怨无悔做贡献 利益受损无人理

与前三次征用土地不同的是,有色公司在第四次征地是在未经村民知晓同意的前提下开始占地加坝。当村民得知后,前去阻挡,后在有色公司与垣曲县政府、国土局、新城镇政府、各村村委会协调下最终达成赔偿标准以及地上附着物逐一清点完毕签字确认后才得以继续施工。

第四次征地由垣曲县政府牵头,县国土局负责丈量和统计发放占地数据,而赔偿金却交给了新城镇政府来负责发放。因县国土局在测量和统计时针对土地面积和地面附着物将村民马员俊的两家企业资产都做了详细的登记,同时还填写了《地面附着物现场调查登记表》和《房屋现场登记表》,并且有上官村村民小组会议记录可以证明,参加的人当时都签字确认。可在随后发放赔偿资金时,却让马员俊及其合伙人大跌眼镜——新城镇政府并没有按照当时商议后签字确认的数额进行赔偿

经多位村民证实,有色公司在这次征用前,前面三次征地赔偿均由县政府组织协调,后由县国土局和有色公司相关人员在测量统计包括附着物登记前提工作做完后,将赔偿款直接打到县国土局,由国土局相关科室依据数据给村民发放赔偿款。

据了解,因在征地时,村民们都能以大局考虑,在土地征用后所剩无几,基本生活就凭剩余的人均几分地是无法保障正常生活的。即便如此,但村民们还是为大局着想,当时中条山有色公司允许部分有能力的村民投资办厂自谋生活。马员俊和其他村民各方筹借资金30余万元,于2003年在有色公司尾矿坝区建立了一座选矿厂,经过10余年的辛苦经营,生活还算过得去。

2013年,有色公司补充加坝。因选矿厂当时在已征用区域,马员俊为了配合有色公司发展需要,这么多年又和公司合作,最终决定以大局为重无偿将选矿厂迁走。此次选矿厂搬迁加上新厂址投资,共耗资140余万元。因搬迁资金均是靠筹借融资,新厂投产四年来一直处在保本付息现状。

后经考察,马员俊了解到酵素行业。看准此项目后,他找到村民戚丙林、郭小平商量,再次筹借资金50万元合伙建了一个酵素厂,为后期发展种植了所需的八角枫、国槐,现已经产酵素百余桶达两吨以上半成品,为酵素厂今后的二次发酵奠定了有利资源。

新建选矿厂投产的第四年,金属价格回升,效益逐渐好转,酵素厂在试研上也取得了一定结果。本想大干一番事业,却恰逢有色公司第四次征地,此时也就是2016年。

新建选矿厂、酵素厂的筹建花费了大量的财力、精力,几乎毕生的积蓄都投入进去,背负高达百余万元以上的融借贷,连上入股合伙的共五个家庭、几十口人的生计,以及工人工资,全部靠选矿厂、酵素厂的命运走向牵动着。

征用前确认签字 发放时却不承认 马员俊他们失望了

新城镇政府在发放征地赔偿款时,态度突然来了个90度大转弯,认定马员俊的两家企业为非法占地企业不应予赔偿。

这个结论,和之前村民小组和国土部门已经签字确认的赔偿款标准结果完全反转。

在垣曲县国土资源局,记者联系了2016年征地时负责测量和统计的负责人崔保峰。

崔说,前期测量统计工作完毕后,相关人员经商议后一致认为该企业虽然存在土地违法,但是地面上建筑和设备都属于该企业的资产应给予部分赔偿,即做出了《地面附着物现场调查登记表》和《房屋现场登记表》。记者又问询,那马员俊等人的赔偿为啥没按照当时商议确认的价格给予赔偿时。

崔保峰说,因这次赔偿款项是垣曲县委指定有色公司将赔偿款打至新城镇政府账户,由新城镇政府负责给村民发放,至于发放情况不清楚。

随后,记者在新城镇政府见到了该镇党委书记贾龙龙。

记者与贾龙龙对话。

问:“有色公司征用土地时,涉及到马员俊等人的企业赔偿问题是什么情况?”

答:“据镇政府调查,马员俊等人的两个企业均属于非法占地,我们政府是不予赔付的。”

问:“既然政府知道该厂属于非法占地,为什么十多来年政府却不制止,继而导致马员俊后期又投入大量资金扩建新厂?”

答:“我是2017年从社区主任才调到新城镇当的党委书记,因有色公司征地是在2016年开始的,所以并不清楚。”

问:“对这次征地赔偿,中条山有色公司对马员俊等人厂房和设备的赔付款以及该笔款目前赔偿多少,发放了多少?”

答:“赔偿款项是通过垣曲县国土局向村民发放的,至于详细情况他并不知情。”

记者又通过电话联系到中条山有色公司公共关系部郝科长,他说,当时征地是根据垣曲县政府和国土部门的报表总数一并将款项打至垣曲县政府,至于有没有涉及到两家企业赔偿,我们不清楚,你们可以去垣曲县政府了解情况。

 

据调查落实,2016年有色公司征地后依据国土部门测量数据将赔偿款一并打入新城镇政府,由政府发放。至于赔偿资金发放情况,村民说,征地结束后赔偿款于2018年2月份才开始发放,直至今年5月份才把村民土地赔偿款发放完,目前剩余个别企业赔偿问题待处理。

马员俊不解:征地前经过签字确认的赔偿款标准,为何却又被镇政府以非法企业为由被推翻?即便企业的土地有问题,为何依旧正常运营了十几年无人过问?有色公司将赔偿款发放权交由新城镇政府处理,为何党委书记贾龙龙明明知情却以不知情为由而推托?中条山有色公司声称按照标准将赔偿款打出,为何新城镇政府却以不知情推托?

对于此事如何进展,记者将会进一步关注。

责任编辑:田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