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社会 视频 公益 财经 交通 房产 图片

观察

旗下栏目: 观察 新车 交管 安全

北京簋街夜间停车现黑收费团伙 记者采访遭恐吓

来源:北京青年报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5-21
摘要:原标题:北京簋街夜间停车现黑收费团伙 记者采访遭恐吓 5月19日22点,簋街胡大饭馆总店附近,一个收费员向车主开出30元的停车一口价 回访四大夜生活商圈 仅剩簋街仍乱收停车费 簋街夜间停车现黑收费团伙 日前,市发改委、市交通委联合印发《关于本市停车收费

原标题:北京簋街夜间停车现黑收费团伙 记者采访遭恐吓

5月19日22点,簋街胡大饭馆总店附近,一个收费员向车主开出30元的停车一口价

  回访四大夜生活商圈 仅剩簋街仍乱收停车费——

  簋街夜间停车现黑收费团伙

  日前,市发改委、市交通委联合印发《关于本市停车收费有关问题的通知》,自2018年5月1日起调整北京市机动车停车场计时收费有关政策。即:实行计时收费的停车设施,满1个计时单位后方可收取停车费,不足1个计时单位的不收取费用,并将占道停车场的夜间时段延长2小时。

  新政策执行一周后,本报于5月7日刊发《四大夜生活商圈全部乱收停车费》一文,文中对朝阳门、崇文门、工体、簋街四大夜间热门商圈的占道停车场收费情况进行调查,调查发现四大商圈全部存在乱收费现象。

  5月15日,市发改委组织停车收费专项检查,其中一大重点检查对象就是被记者探访乱收费的簋街占道停车场。据了解,此次发改委停车收费检查将持续至6月30日,若在此次检查中要求责令整改的停车场,仍未改正违法收费行为,将依法从重处罚,对于违法的占道停车场,如果无法准确计算违法所得,情节较重的最高可罚至200万元。

  就在发改委专项检查后两天,北青报记者再次对四大商圈进行回访,回访发现,朝阳门、崇文门、工体这三个商圈的占道停车场均已进行了整改规范,而簋街的夜间停车收费乱象依然存在,一口要价、真假收费员鱼龙混杂、收费政策标准不一等问题依然屡见不鲜。而且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整条簋街还形成了专门违规收停车费的“组织”。不足一公里的簋街,入夜后收费员突然增加到十余人,这些人穿着各色制服,身挎小黑包,与白天的收费人员相互熟识各有分工,初步估算每晚的违规收费至少有数千元。

5月17日20点37分,簋街北侧嘉陵楼馋嘴城(总店)附近,一名身穿蓝灰色短袖、深色裤子、外穿荧光绿小马甲的男性收费员向记者收费20元。经停车管理公司工作人员辨认,该男子并非停车管理公司的正规员工

  探访

  人员乱

  “收费员”身穿多种“制服”

  北青报记者分多次在簋街东3048占道停车场进行停车探访,遭遇身穿不同制服的“收费员”收费,有的身穿纯蓝色上衣,有的外面套着荧光小马甲,有的身穿统一制服。

  5月17日20点23分,北青报记者在金簋小山城餐厅附近停车时,一名身穿纯蓝色上衣、深色长裤、手持红色闪光指挥棒的女子向记者一口要价30元。随后,北青报记者又于同日20点37分将车停在了簋街嘉陵楼馋嘴城(总店)附近,一名男子同样向记者一口要价30元,这名收费员则身穿蓝色短袖衬衣,左袖上印着“北京市东城区停车管理”的字样,衬衣外面套了一件荧光色的小马甲,马甲前面印着字母“JIAO TONG”,背面是 “交通”二字。在讨价还价之后该男子收了记者20元。同日晚上,北青报记者还遭遇到一名身穿灰色上衣的无证男子,被索要30元停车费。

  而即使身着同一种制服,收费标准也不同。5月19日18点40分,北青报记者再次驱车到簋街同一占道停车场探访。一名身穿统一制服的男性收费员向记者告知了要计时停车,其短袖的右袖口处印有公司名称“东方捷路”的字样。该男子在记者停车1小时10分钟后,并未向记者收取停车费,可是按规定,记者应当缴纳5元停车费。同一晚,记者19点50分至21点30分在聚点串吧餐厅附近停车,另一名身穿同样带公司标志制服的男子用微信收款的方式,向记者收取了15元停车费。而按照新政策,在这一时间段内,记者无需缴纳任何费用。

  与此前簋街的检查情况相比,夜间收费的“操作”可谓大相径庭,人员不再是统一的制服,而是各式各样服装混杂,“收费员”也不再是手持计时器,大部分背着小黑包,撕一张小便签纸写上时间夹在车窗上,收费方式或是现金入小黑包,或是直接微信转账“收费员”。

5月19日21点30分,簋街南侧聚点串吧附近,记者停车1小时40分,一名男性收费员收取记者15元停车费

  发票乱

  要么没发票 要么是假发票

  在探访过程中,有的“收费员”提供不了发票,有的却给了假发票。例如,5月17日20点37分,记者在簋街北侧嘉陵楼馋嘴城(总店)附近停车时,一名身穿蓝色短袖衬衣、外搭荧光小马甲的男子就收了记者20元,当记者要求其提供发票时,该男子称:“现在身上没有发票,发票刚好撕完了,不是没有,一会有了给你夹在挡风玻璃上。”当记者离去时,该男子也没有送来发票。

  此外,就算是身穿带公司标志制服的部分收费员也无法提供发票。5月19日19点50分至21点30分期间,记者在簋街路南侧聚点串吧附近停车,一名中年男性收费员向记者收取了15元停车费,该男子上衣右臂处印着“东方捷路”的字样。记者要求其提供发票,该男子称发票已经用完,并以给记者去找发票为借口离开,此后便再也没有回来。

  在探访过程中,记者也有收到部分收费员提供的假发票。5月17日21点03分,一名中年男性向记者收取了30元停车费,并给了记者三张已经撕好的皱巴巴的发票,面额为每张10元。记者质疑他给的发票不是现撕发票,该男子称“哪有时间现撕发票啊”。这三张发票上所盖的章是“北京招商局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而并非停车收费牌上标明的经营单位“北京东方捷路停车管理有限公司”,上述发票也并非连号。经过服务监督单位的电话确认,记者收到的为假发票。

5月19日21点42分,簋街仔仔总店附近,一名收费员向一名停车4小时的车主收费55元

  收费理由乱

  声称执行不一样的收费政策

  北青报记者在探访中还发现,在簋街西段,也就是东直门内大街西段大约700余米长的范围内,同一个占道停车场内不同的收费员给出的收费理由也是五花八门,有的直接上来一口价要价30元,有的可以经过讨价还价给折扣,有的则称簋街就是特殊地段政策不同,还有的“收费员”未给出理由直接收费。

  例如,在5月17日20点23分,北青报记者在簋街北侧金簋小山城餐厅附近停车,一口要价30元的女“收费员”在回应记者的质疑时表示,“那是住宅小区,这里是商业街,不一样”。还有“收费员”告诉北青报记者,簋街地段特殊,就是执行不一样的收费政策,21点之后都执行一次性收费,一口价30元。

  昨天北青报记者向市价监局求证,是否簋街地段执行不一样的收费政策。市价监局予以否认,表示虽然簋街为限时停车地区,但收费标准也必须执行市里的统一新政,即夜间时段由19点开始算,停车不足两个小时不得收费,小型车两小时的停车费用为一元。

  调查

  北青报记者蹲守4小时

  见证收费员“由白变黑”

  虽然停车公司否认乱收费人员为“自家人”,但是昨晚6点半北青报记者又前往簋街进行探访。约达四个小时的探访时间里,北青报记者发现无论是白天或夜间,都有穿着东方捷路公司蓝灰色短袖的同一拨“正规军”在收费,只是夜间这些“正规军”开始乱收费,与此同时又新增许多穿着各式衣服的“收费员”,与“正规军”一同收费和维持停车秩序。

  停车公司称“不是我们的收费员”

  根据停车计时牌上显示的信息,负责簋街停车收费的是北京东方捷路停车管理有限公司。北青报记者在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上查询到的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1年11月11日,营业期限至2061年11月10日,经营范围包括机动车公共停车场服务。登记机关为市工商局东城分局,登记状态为开业。

  北青报记者联系到该公司办公室,将乱收费的情况向对方反映。一名女性工作人员表示:“簋街晚上人员冗杂,停车秩序还是不太好。有的人可能会浑水摸鱼,我们之前也有收到过投诉事件,有人冒充我们单位的收费员,打着我们公司的旗号去收钱。”

  随后,北青报记者把未穿着公司统一制服的三名“收费员”照片给公司工作人员辨认,该工作人员表示,该公司的停车管理员都经过严格培训,要求身穿统一制服上岗,夏天穿蓝灰色短袖,并印有东城停车的标志。“我们之前也给员工发过小标牌,上面写着"东方捷路"的字样。”

  从着装上看,该工作人员称,身穿蓝色上衣和带橘黄色横条装饰的“收费员”均不是该公司员工。其中,穿荧光绿色小马甲的收费员其着装看起来像是正规的,但是经过查询员工登记表,对照上面的照片,她表示,该男子并非公司员工。“这衣服不知道是不是他偷拿的或者是从别处找到的,从我处登记的人员名单里没有发现这个人,现在也没有新招的。”

  白天夜间同一拨收费员

  “正规军”与“冒牌军”互相认识

  昨晚,北青报记者两次将车停于簋街,一次白天即7点前进场,另一次夜间7点后进场。在四个小时的探访过程中,北青报记者观察到,无论是白天或夜间时段进场,都存在着同一拨收费员,即身穿印有“东方捷路”袖标的蓝灰色短袖人员。只是,夜间这拨人换了收费方式,开始乱要价,不再按政府定价标准收费。

  与此同时,夜间还有一拨“新势力”加入这一收费阵容,有身着polo衫、碎花裙等私服、背着黑色小包的收费员,也有穿着印有“交警协管”荧光条小背心的收费员……与“正规军”一同在路侧收取停车费。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这些被公司指认为“冒牌收费员”人士,与“正规军”时不时会在路边攀谈交流,互相认识。

  簋街店家证实“黑收费”常年存在

  “停车场是公司承包的,这些人一直就是这么收钱的。”昨天探访过程中,北青报记者向常年在簋街路边招揽生意的小龙虾店店员、泊车司机、代驾们求证簋街这一收费现象时,大家均证实,这些人员常年存在,且一直如此收费。他们表示,在不计时的情况下,30元便是这里夜间停车的“基本价”。

  这些杂乱的收费人员究竟是哪儿的人?这些常年混迹簋街的人士中,不少人脱口而出,“是他们承包公司的人”。“因为这儿的停车场一直是一家公司承包的,都是他们的人。”一位泊车司机表示。

  记者采访半小时后便收到恐吓电话

  5月18日,就簋街停车收费乱象,北青报记者对北京东方捷路停车管理有限公司进行了采访。蹊跷的是,就在北青报记者采访完半个小时后,手机便接到了一个133开头的恐吓电话。电话那头,一名男子上来就恶语相向、脏话不断,北青报记者问他到底是谁,他称:“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是谁自己心里清楚。”并威胁北青报记者:“你给我等着。”通话24秒之后,该电话便挂断了。随后,北青报记者向该电话号码发送了短信询问对方的身份,对方竟回复“对不起”、“打错了”,但随后又发过来两个字“记者”。6分钟后,北青报记者的手机里又收到了另一个号码发过来的信息:“少干缺德事。”

  算账

  停车新政不足一个月

  至少多收取17万元

  整个探访过程中,北青报记者在簋街有过五次夜间停车体验,按照新政费用计算,平均下来每一次被多要的停车费达25元。记者也为随机采访的三位车主算了一笔账:18点停入,21点42分离开的李姓车主,被要了55元停车费,至少多收36元(即使按照17点30分进场来计算);22点22分停入的奔驰车主,被一口要价30元,按照新政,即使这辆车停一整宿也只需6元,至少多收了24元钱;雪铁龙车主则被要价30元,多收了19元……平均下来,每辆车同样被多收25元左右的停车费。

  按照簋街停车收费牌上显示的“116个停车位”、一个停车位一晚上至少能停两辆车来计算的话,粗略估算,一晚上下来这些停车位多收的停车费将达5800元左右。

  新的停车收费政策从5月1日起就已开始实施,至今已近一个月的时间。如果按照以上账本来计算,一个月下来,19点后簋街多收的停车费将高达17万余元。

  作者:蹲守

责任编辑:田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