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社会 视频 公益 财经 交通 房产 图片

人物

旗下栏目: 活动 健康 文化 人物

孙致厚 回忆太原战役

来源:未知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1-08
摘要:平津战役结束后,我们六十五军奉命参加太原战役。1949年3月8日,由昌平、涿县地区出发,经千里行军,历时18天,于3月25日到达太原城南之小店镇一带集结待命。根据太原前线指挥部的作战部署,十九兵团赋于我军在太原战役中的作战任务是:由中路从南向北攻歼城

平津战役结束后,我们六十五军奉命参加太原战役。1949年3月8日,由昌平、涿县地区出发,经千里行军,历时18天,于3月25日到达太原城南之小店镇一带集结待命。根据太原前线指挥部的作战部署,十九兵团赋于我军在太原战役中的作战任务是:由中路从南向北攻歼城关以南、同蒲路以西、汾河以东之敌,得手后从大南攻城。我当时在一九三师五七七团二营当营长,在作战第一线直接参加和指挥了夺取大南关和炸开大南门的战斗。战前,五七七团就有14个连、31个排、87个班请战,5个连、23个排、77个班、130个战斗小相互相挑应战。我们组织全体指战员进行了大量的土工作业,最大限度地逼近敌人。有的堑壕挖到接近敌人阵地的侧翼和后面,缩短了部队进攻的运动时间。我们二营在攻击前就先消灭了杨家堡敌笫一线阵地西南的三个碉堡。许多单位都提前扫清了进攻路上敌人围筑的地堡和前哨警戒,保证了大部队攻击的时间。1949年4月20日凌晨5时,扫荡太原外围的战斗打响。我军首先集中强大的炮火猛烈轰击敌人的阵地,随后步兵实施勇猛穿插,外围战斗进展得相当顺利。我五七七团连续摧毁了敌人几个大碉堡,仅30分钟便突破杨家堡以南防线。敌人放弃杨家堡向老军营和天主教堂溃逃。二营不等杨家堡敌人完全肃清即从西南方向冲入敌阵迅猛追击,和三营共同穿插分割敌人,抢占了天主教堂、老军营,进至小南关一线,向大南关警戒,待命攻击。至上午9时,全部完成了突破外围阵地和扫清外围残敌的战斗,各路兄弟部队并肩齐躯.逼近城垣。大南关背靠城墙和大南门,是大南门的屏障,我们要靠近大南门,必先攻克大南关。所以,大南关成为敌我必争之点。战后据敌俘虏说:“失掉南关就等于失掉南门。你们能打下南关和双塔寺,就能打下太原城。”敌人对南关据点严密设防,城墙上布有强大的火力,东、西两面两排炮楼,和城上形成交叉火力,居高临下地控制和封锁了进入南关的每条通道。街道上满是地堡,还有地道通入城内,易守难攻。敌人为死守这一要点,使用了主力部队中央军第八十三师二四八团,抵抗和反扑十分凶狠。战斗结束后,我阵地内平均每1.5平方米着一发炮弹,仅我们二营指挥所面粉厂院内即着炮弹30余发,可见大南关这场战斗的残酷程度。外围第一阶段战斗结束后,我们经过50多个小时的准备即投入夺取大南关战斗。我五七七团奉命由南向北面攻击,一九四师五八一团由东面协同向南关攻击,形成钳形夹击之势。团长田雨和政委刘绍先神色严峻地来到我营指挥所。田团长说:“大南关一仗是我军能否展开攻城的关键,关系到整个战役的进展。我们必须在23日前拿下来。一营先上,你们要做好打恶仗的准备!”刘绍先政委说:“拿出打清风店那股劲,打出咱们团的威风来!”我说:“我们二营随时听候命令,誓死夺下大南关!”22日下午4时,我团一营和五八一团三营同时向大南关发起攻击。一营的勇士们冒着密集的炮火奋勇冲锋,与敌展开激烈争夺,半小时后推进到南关外围。晚8时,占领外围的造纸厂及西房院。敌连续数次反扑均被一营打退。晚9时,敌人在城内数十门榴弹炮、迫击炮的淹护下反扑,并施放了毒气。但一营指战员坚守着阵地,仍然击退了敌人的反扑。同时,五八一团也先后两次突入敌阵,占领南关外围大庙东南之大调堡。由于对南关的地形、敌情、五连上去以后,虽然顶住了敌人,仍没有扭转局势。我身边再没有部队可派了,只得命令二机连上,我让他们多带手榴弹。二机连的战士们带着成箱的手榴弹冲进南关,给里面三个连送去弹药。全营四个连全部和敌人拼上了,他们用手榴弹向敌人一阵投掷,打得敌人晕头转向,敌人的阵营乱了套,渐渐不支。晚8点多钟,田团长命令三营来增援我们。三营教导员贾金瑞(营长姚学森在杨家堡战斗中负伤)对我说:“团长让我们营归你指挥,拿下南关!”我说:"太好了!你们快上,把敌人压倒!”我让三营去肃清西边炮楼的敌人,并警戒外围。此时,天黑下来了,敌人城上火力没法支援地面的反扑,我们的攻击就顺利多了。三营投入战斗后,兵力对比也发生变化,敌人开始全线溃退。我命令七连去支援钉在东路最前面的六连,九连同五连从西路向里发展,一直打到城根。八连留作预备队,我们很快把敌分割包围,予以全歼。经过一夜战斗,拂晓全部占领大南关。这次战斗经过了30多个小时的反复争夺,打垮敌人20多次反冲击,将敌二四八团大部歼灭。打下南关,大南门前面还有大炮楼,炮楼西边还有几个碉堡。这几个据点不拔掉,部队攻城将受到阻拦,必须马上炸掉。我让战士把配属我们的一门山炮抬来,距离目标太近,用炮打有危险,可是又没有别的办法,时间不允许了。我让炮兵把炮架在一个房子的门口,炮管跨过房间从后墙窗户伸出去,有两堵墙阻隔,就安全多了。由于距离近,山炮发发命中,把大炮楼西边的地堡全端了。此时,一营教导员杨士禄(营长魏成科在昨晚打南关的时候负了伤)带部队上来了,他说团里让一营也归我指挥,得加强从南门突破攻城的力量。

4月24日5时半,太原前线1300多门大炮对太原城展开猛烈轰击,霎时间地动山摇,太原城弥漫在一片硝烟之中。半个多小时的炮火急袭过后,其它方向兄弟部队的步兵开始攻城,可是大南门这一带的城墙没有打开,我们没法登城。我们军的炮兵是昨天夜间才进入阵地的,还没来得及试射,加上友军炮兵先我开火,更看不清目标,所以没有打开缺口。这时,师长郑三生打来电话:“孙致厚,你们上去没有,我的炮弹已经打完了!”我向他简要地报告了情况,郑师长说:“你们给找炸开城门,给全师打开通路!”二营和三营在大南关和杨家堡战斗中伤亡很大,我只得把炸门的任务交给一营,并命令六连上去几个战士把大南门前面的大炮楼先炸掉。三连连长带着昨晚准备好的炸药,一营教导员杨士禄从一连和三连挑选出40多名体质好、有战斗经验的战士组成爆破队。这些战士冒着敌人密集的炮火,借六十三军炮火射击的烟幕为掩护,以神速的动作冲向大南门,战士们利用坍塌的炮楼爬上城门,把1250斤炸药放在城门上沿的砖沿上,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大南门的城墙塌了,炸开一个口子,但坡度太陡,步兵还是上不去。怎么办?郭副营长说:“我带人上去捅!”他拿起一把带刺刀的步枪,轻捷地爬了上去,营部的两个通信员也紧紧跟上。他们用刺刀捅,砖石和土块哗哗地倒塌下来,一条爬城道路开通了。我们注意力在上边,没发现从一个隐蔽在小桥下面的地道口爬出几个敌人,突然用机枪向郭副营长扫射,三个人一齐栽倒,两个通信员牺牲,郭副营长负了伤。我看到这个情景,眼睛都红了,大声叫道:“九连,把敌人压下去!”九连长带几个战士冲向小桥,一阵猛射把那几个敌人消灭,又向暗道口扔了几颗手榴弹,把暗道口炸毁。这时我向部队高喊:“同志们,上城啊!”战士们早已蹩足了劲,像离弦的箭一样冲上城头。我回过头来对三营和一营教导员说:“咱们各带各的人进城吧!绥靖公署门前见!”

炸开大南门,为我六十五军各部队登城打开了突破口。我军各部队从大南门登城后,分多路进入市区,向中心区进攻,与敌人展开巷战。城内敌军很快失去了抵抗能力,路上到处是俘虏和敌人的尸体。9时许,我们和兄弟部队会合在太原绥靖公署的门前。我让通信员发射了信号弹,突然,感到眼前一黑,晕倒了。一个多月来连续的行军、备战,精力和体力的承受已经达到极限。

战后,上级对夺取大南关和炸开大南门的战斗予以很高评价。五七七团五连集体荣立特等功,并获“军政全胜连”光荣称号,五连连长黄树英荣获特等功臣称号,六连荣立双大功,四连荣立大功,一连荣获“勇敢加技术、炸开大南门”奖旗,并荣立大功。

责任编辑:曹鹄飞